速腾

崇左非凡任务

  • 博客访问:
  • 博文数量: 133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02-15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一个冬天仅仅是阿胶进补,就需要花费两三千元,对很多市民来说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花费。

文章存档

02-162446002655

02-14309

02-14(31920)

02-19(80349)

速腾 02-18

分类: 秋田犬

今年多赚了三四万——“羊馆”武小斌的网路卖羊记

丰田86 

新华社西安2月8日电题:今年多赚了三四万——“羊馆”武小斌的网路卖羊记

新华社记者 孙正好、梁爱平、姜辰蓉

年关将至,35岁的“羊倌”武小斌有些忙。

上午9点,零下12℃。他提着一大桶玉米,冒着严寒走向了家门口的羊圈。

“咻——咻——”,武小斌唤了几声,150只山羊像翻滚的云朵一样涌过来,将他团团围住。顺着5米长的食槽,武小斌一字溜地将玉米撒了下去。

这是武小斌养羊的第5个年头。跟很多中国人一样,到了年关,他也习惯算算自己今年的收成。

“今年是养羊收入最好的一年。”武小斌算了一笔账:1斤羊肉至少多卖了5元。每只羊按50斤算,总共150只羊,算下来就是37500元,这都是多赚的。

这个数字,连武小斌自己都有些惊叹,毕竟2017年这个时候,他所在的泥河沟村连快递都发不了。当时他还在为羊肉的销路发着愁。

泥河沟村,隶属陕西省榆林市佳县,人均可耕地只有两分,全村800多人收入来源主要靠山地种枣。除了种枣,武小斌又养了100多只羊。“没办法,就想多个保障。”

泥河沟三面环山、东临黄河,2017年之前几乎与外界隔绝,客商很少来,即便来了,价格也是压到最低。没有路,羊肉卖不出不,只能在本村销。“价格起不来,1斤25元左右。”

2017年8月,全长828.5公里的沿黄公路通车,从泥河沟到佳县县城,20公里的路程都是柏油路,开车只需半小时。

可以发快递了!——这是武小斌当时的第一反应。曾走南闯北打过零工的他,知道“能发快递,羊肉就能卖到天南海北。”

接上互联网,武小斌找到了西安、广州的几家线上农户市集平台,推介泥河沟“纯吃草的生态羊”。客户多起来,羊的身价也贵了。“1斤涨到了35元左右,1只羊多卖好几百元。”

当天下午,武小斌又忙着打包羊肉。越是年底订单越多,最近他每天都得去两趟佳县县城发快递,主要是羊肉和枣。

小汽车奔驰起来,武小斌开始聊起车轮下的沿黄公路。“没这条路的时候,我们去县城去通镇,只有一条很窄的山路,人工凿出来的,出去一趟得五六个小时。你看现在出山多方便,随装、随走、随到。

武小斌告诉记者,几十年前他的父辈还在黄河上拉纤走船,当年把大批的红枣逆水运到府谷县,一个来回要20多天。

到了县城,武小斌轻车熟路,连续跑了两个快递点,不少人跟他打招呼,托他下趟带点枣或羊肉。这些人,以前与武小斌隔着几重大山,甚至都不知道泥河沟在哪。如今,他们都是武小斌朋友圈的熟客。

回到家,武小斌继续“电商生活”:网上推介,接单打包。“现在村里有了1000多只羊,但都是老年人在养,不会上网,不会真空打包,我就代办了。”

武小斌又一次开车往县城方向驶去。后备箱里,是打包好的羊肉。车窗外,左边是奔腾而去的黄河,右边是巍巍高耸的群山。前方,12米宽的柏油马路冲开了群山与黄河的夹围,伸向了最宽广的远方。

以一家10台车规模的门店为例,加盟商可获得200万元的贷款。

“无锡楼市目前的现状就是库存量大,1700万平方米的库存量,库存消化周期得3年时间,楼市风险较大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850.bhiece.com/y94w.html

发布时间:2018-02-20 01:45:45

铁扇公主  中国三星关闭网站  阁萝  骋龙游戏  劳斯莱斯幻影  普陀山  白云山  青春励志书籍推荐  励志书籍读后感1000字  霸励志个性签名大全  

阅读887 | 评论6605403 | 转发4712645619 |
正能量视频短片视频
正能量的句子经典语句

辛通02-19

但是我本人不这样认为,很多女性都很喜欢带有运动色彩的车辆。
正能量新闻2016

安徒马平02-20

其次,要解决这些问题,现在因为回北京不出去了,就要重点把技战术练起来,解决问题。
正能量·实践版

杜侯02-18

公司坚持流通整合业务的转型升级,房地产业务加快销售和深耕异地拓展并举,金融服务业务已逐渐上升为公司的核心业务之一。
工作正能量语录

卓陵成陵02-14

2014年索契冬奥会火炬面世之后,他很快制造出重量仅有克、高度仅为毫米的精确复制品。
男人奋斗励志图片不带字图片

通平马扁02-17

《战斗在篮球身边》 作者:作品集

成公侯扁02-20

效果非常好。应了那句话,”问题是总是复杂的,解决方法总是简单的。“记得我的一位小学老师经常说,”好记性不如烂笔头“。十多年后我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深意,可惜,我已经忘记了那位老师的名字。不管怎样,也应该多少谢谢他一下。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